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保险

[p]万界之主 第191章 刺杀骤至[-p]

2020-07-01

万界之主 第191章 刺杀骤至

姚瓶儿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次是她亲自握住了那柄黑刀。

杨玄嚣闭上眼,安静地等待着。

可是。

这一次刀起后,刀锋却再也没有落下。

由黑影凝聚而出的黑刀在半空中涣散成了一团黑雾,发出了一阵凄厉如鬼的惨嚎后,便消失得没了踪影。而它的主人姚瓶儿则僵在了原地,脑袋微微歪向一边,朝杨玄嚣投去了一个无奈地苦笑。就在她嘴角一提的瞬间,鲜血便止不住地从口中涌了出来。

“地级劫器……金翎落花……程花翎……”姚瓶儿没有回头,低眉瞧了瞧从胸口透出的一寸刀尖。

那是一柄粉色晶体打造的短刀,精美而锋利。能够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袭击得手,并且轻而易举地穿透了天级婴器影魅魔甲的防御,这样的人,整个两仪岛上,恐怕也不过只手指数。她绝不认为自己还有必要通过眼睛来确认对方的身份,就好像她绝想不到自己会猜错一样。

包厢之内,。dǐǎn。姚瓶儿的身后,那突如其来的袭击者,左手握刀,右手低垂,一身黑纱裹缠地十分严密,没有露出丝毫肌肤。不是莫清越是谁?除了这一刀,她并没有其它多余的动作。静静握着刀柄,她甚至不急于抽刀,毫无疑问,她是想看着姚瓶儿慢慢创造社会资金聚集的体制条件;谋划装备制造等主导产业配套功能区建设。死在痛苦之中。

听到姚瓶儿忽然虚弱下去的声音,杨玄嚣浑身一颤,猛然睁眼时,早已无力回天。狠狠瞪着眼,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咆哮起来:“你!你这疯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话音未落,数十条红丝开始迅速钻入他右肩的伤口之内,形同针线一般,开始连接断开的经脉,缝合分离的皮肉。很快地,他的右臂又恢复了活性,基本可以正常活动,尽管每一次细微的肌肉运动都伴随着鲜血地涌出和剧烈的疼痛,但此时的他哪里还会在意这些?赤龙甲骤然再现,除此之外,他的手中还多出了一柄银色长剑。

血魔!

随着他的精血源源不断地被长剑吞噬,那头许久未得开荤的赤色魔鬼很快便从赤芒中凝聚起了一尊格外真实的幻影,缠在杨玄嚣的手臂上,咧嘴狞笑着。

“我感觉得到,这一次你真的会杀了我。可是我现在已经有了程花翎六成的实力,已经站在了神游境界的门口。或许你应该先掂量掂量再做决定。”莫清越淡淡开口,像是善意的提醒。

“你杀死杜天丰的时候我就説过,你现在的一切我能给你,就能拿走!这一次你犯的错,不可饶恕!我不会再留你。”杨玄嚣却显然没有停手的打算,精血元气仍就毫无顾忌地持续注入到血魔剑上,那赤色魔鬼的身体也随之一diǎn一diǎn壮大着。这一次蓄力,必定是会持续到足可一击必杀的程度才会停止。

“我犯了错?”莫清越语气一沉,却是一改往日低眉顺耳的态度,毫不退让道:“犀蕶之祸时,泰星岛上因为她死了多少人,我当然不会管。犀菱之毒的痛苦逼我害死杜天丰,我也可以不在意。但是她险些害死了我!要害死我莫清越的人,难道我还要如所谓的圣人一样以德报怨地去对待她吗?如果她没有犀蕶之毒的解药,我不会怨恨她,可是她有,我就一定要杀了她!”

“如果我没有猜错,她的姐姐便是死在了你的手中。”杨玄嚣闻言一怔,如醍醐灌dǐng一般,他明白了那天莫清越在空间屋看到陆无双和叔行通时为什么会动怒,又为什么会突然冒着失去保护的危险夺走程花翎的修为。因为,她早已对姚瓶儿抱死了必杀之心。而与姚瓶儿先前的解释稍一联系,整件事情发展到眼前这样的情况,其实因果循环早已注定。

莫清越冷笑了一声,毫不掩饰道:“她的姐姐?在那种你死我活的局面下,我不杀她,还能有命与你在此説话吗?”

对此,杨玄嚣并没有反驳,狭路相逢勇者争胜,这无可厚非,本就无从反驳。像是陷入沉思一样,他身上的杀气也大大收敛了起来。

这本来是一个不错的缓和气氛的契机。

可莫清越却并无此意,继续咄咄逼人地连连反问道:“你几次救我,我感谢你。但你不是神。仅凭‘你,此时,想要保护她’这一diǎn,难道就能弥补她对别人的伤害吗?你知道被犀蕶之毒折磨的痛苦吗?你知道在生死徘徊时要承受怎样的煎熬吗?你什么都没经历过,就理直气壮地去贬谪别人的做法,定义别人对错!凭什么?告诉我,我错在了哪里?”

“你们两之间冤冤相报,实则因果注定,我的确无法评判对错。”杨玄嚣缓缓抬起血魔剑,剑锋直指莫清越

,声音之中透着刚硬,不可置疑的刚硬:“但是,她腹中的孩子却丝毫也没有参与你们的恩怨,那是最纯粹、最干净的新生命!你扼杀了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这就是不可饶恕的过错!”

莫清越闻言一愣,身子忽然僵住。沉默了片刻,她握刀手忽然用力,将短刀抽了出来。

下一刻,姚瓶儿身这个工具我在图表里注释它为新微博互粉利器。它能一键取消你所选择的关注或者粉丝上刻血流如注。

莫清越又将短刀随手扔在了地上,缓缓退开了一步,将左手摊开在身侧。尽管隔着一层面纱,却不难想见,她已经闭上了双眼,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冷如寒霜:“这条命是我欠你的!”

可就在这时,杨玄嚣却也弃剑身旁,因为短刀抽出后,生机急速丧失的姚瓶儿颓然倒地,随之却发出了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

此时此刻,在她生命行将结束的时候,也不知是正承受着怎样的痛苦,那张即便憔悴也依然出众的漂亮脸庞,竟然彻底地扭曲了起来。她的身子好像遭受着电击一样,剧烈抽搐着。膝盖屈起,双臂环在胸口,身子缩成了一团,又像是承受着极度的严寒。

“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杨玄嚣很清楚,那一刀刺透了姚瓶儿的心脏,任何一个没有迈入元婴境界的练气士都绝不可能在这样的重伤之下得以保全性命。可她也绝不该死在这样的痛苦之中,毕竟那一刀很干净,很利落。

——————日更万字,跪求收藏!——————

治疗灰指甲的药亮甲多少钱
惠州白癜风医院地址
导致腋臭的细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