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战血凌天第七百一十章时间之山搭配

2020-05-21

战血凌天 第七百一十章 时间之山!

高九天的话另姬风兴奋无比,姜家的覆灭是姜天的心结,也同样是姬风极想探查的事情,现在事情有一定的几率搞清楚,姬风怎么不兴奋,至于为什么说是有几率,那是因为那件事情太过隐秘,绝对会被下了封印,想要探查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既然高九天说那么就说明高九天应该会有什么特殊的手段。

高九天说完,便带着姬风急速的离开,方向依然是拨云庄,但当他们来到拨云庄之前的时候,并没有进入,而是路过门口向着前方继续行走,当他们经过拨云庄的时候,里面的一些老者纷纷露出了憎恨的眼神,这些人当年无一不是风光无限的人物,现在被这般轻视,令他们心中大为不快。

两人狂奔了近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了一处山脉附近,这座山脉很是特殊,高高万仞,通体漆黑无比,透着腐朽的气息,姬风甚至怀疑,这暮星之所以有现在这种独特的规则,就是因为这座漆黑的山脉。

当两人距离山脉不足三十里的时候,高九天忽然停了下来,姬风也感到了一样同样停住了脚步。

前方看着这里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姬风强大的灵魂感觉到就在眼前这个地方的规则却是更加恐怖。

高九天对着身后远处一招手,一株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飞了过来,随后,高九天将这株巨树抛向了前方,紧接着,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可大树进入到这片区域当中之后,迅速的干枯,而后无声无息的化作了粉末飘散开来。

“好强大的腐朽之力!”高九天喃喃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眉头紧凝,姬风也是陷入了思索当中。

高九天凝视着前方,“前方的一切除了植被少一些,之外与这里没有什么不同啊!”。

“前辈,您看那些植被少了很多,仅仅是稀稀拉拉的一撮一撮。”姬风说道。

高九天点点头,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再次摄来了一颗巨树,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扔进去,而是将巨树的一般放进了前方。

两人看到那大树从前半部分看是迅速枯萎迅速化作了粉末,高九天将剩下的一部分巨树拖出,仔细看了一番。

“竟然...竟然是这么回事!”高九天说道。

“前辈...”姬风轻呼一声,而后看到了高九天陷入了深思便闭上了嘴,也走过去看看那可拘束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姬风看到,那一截树的横截面一片模糊,右手触摸之后他感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力量,忽然姬风猛然间响起来,“噌!”的站了起来看着高九天。

高九天也是笑盈盈的看着姬风,两人同时脱口而出“时间之力!”。

姬风在玄武那里层感受过细微的时间之力,虽然感受的并不明显,但是那种力量太过特殊,特殊到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与它有一丝的相似,即便有,姬风也不曾见过。

“没想到你竟然也懂得时间之力,真是不简单啊!”高九天说道。

姬风说道“当年曾有幸感受过。”。

“嗯?感受过时间之力?在这此时距离案发仅20多分钟。个世界上,能够领悟出时间之力的人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就是我们那个年代也不足十人,你竟然见过。”高九天说道。

姬风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将玄武的事情说出来,笑着说道“在一处古迹的禁制当中,感受过。”。

高九天点点头,站起身说道“现在有麻烦了,这里的时间流速被改变了,快的离谱...”。

“不错,这暮星便是因为那座时间之山发生了变化,导致现在的规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姬风与高九天闻言全部如临大敌,急忙转身,凭着姬风的灵魂之力和高九天的实力竟然不知道整个人是何时出现的。

只见此人一吸灰色的粗布衣,苍老的脸如同树皮一般,看上起极为可怖,声音也很是嘶哑。

“你们两人不要慌张,我没有恶意。”老者笑着说道,他一笑,整张脸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更加令人生畏。

“你...呵呵,这位前辈,在下有礼了。”老者看着高九天客气的说道。

高九天与姬风都是微微错愕,高九天是上古时期的人物,但经过了石髓的封印,时间几乎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个老者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你是谁?”高九天有些提防的说道。

“别误会,我真的没有恶意,恰恰相反收购价格报1750元/吨,我是来好心提醒你们的。”老者说道。

“还请前辈明示。”姬风说道。

“这座山叫做时间之山,在实践至善的区域范围内,时间流速很快,只要沾染上了,就会瞬间衰老而后死去,所以你们千万不要踏足这其中。”老者说道。

“时间之山?”高九天说道。

“不错,这座漆黑的山脉就是时间之山,这座山峰在太古初期便已经存在了,这暮星也是因此便的规则极为特殊,它蕴含的时间之力十分狂暴,一般没有人能够进入其中。”。

“可是我要找的人就在这里。”高九天指着那里说道。

“所以我说一般没有人能够进入那里,因为还是有办法的。”老者说道。

“能够抵抗时间之力的办法?”姬风问道。

“不错,就是抵抗时间之力的办法,换句话说也算是一种投机取巧罢了。”老者说道。

“什么办法?”高九天问道。

“办法有两种,第一种就是需要一种东西,将它带在身上能够短时间内抵抗时间之力,但是时间绝地不能太长,最多三个时辰便要离开。”老者说道。

“能够抵抗时间之力的存在,除了玄武之外,其他的我什么也想不出来。”姬风说道财政部: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502亿 同比增8.2%。

“不错,就是玄武,只要拥有玄武的遗蜕,哪怕是一小块都能够抵抗一阵子。”老者说道。

说到玄武甲片,姬风心中一叹,当年他依靠整个玄武遗蜕的甲片粹体,当他回到帝星之后便被玄武收回,现在他的身上并没有玄武甲片。

“玄武甲片?那种东西在那个年代都是无上至宝,怎么可能说得到就得到。”高九天说道。

“的确如此,不过我这里正好还有两片。”老者说着从袖子当中取出了两块黑乎乎的碎片,碎片当中透着一股另姬风熟悉的玄武气息。

“别吃惊,这两个甲片是我从这里面找到的。”老者说道。

“什么?从里面?你进去过?”高九天问道。

老者呵呵一笑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办法。”说完老者顿了顿“那就是,我能进去,而且我不需要玄武甲片。”。

姬风与高九天对视一眼,很是惊讶,他能够进去?不需要玄武甲片!这里的时间流速太过恐怖,如果说他能够进去,那么就说明他对时间之力非常精通,仅仅是粗通皮毛都不行。

“前辈,您精通时间之力?”。姬风问道。

老者微微一笑,却是没有回答,而是说道“时间之力艰深晦涩,想要精通绝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至于我为何能够进去,你们就不要猜测了。玄武甲片我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高九天冷冷的说道“没有人能与我讲条件,就算是大帝也不行。”。

“呵呵,前辈,我并不是在与你讲条件,而是寻求合作。”老者说道。

“讲!”高九天说道。

“空间为宇,时间为宙,在这时间之山内部,每逢外界三千年,便在其中生出一枚宙石,我与你们和做的内容就是,我可以将玄武甲片送给你们,但是你们要将里面的宙石帮我取出来如何?”老者说道。

“既然你能够进入其中,为何不自己去取?还有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高九天说道。

老者说道“让你们相信我,这个简单。”,老者一边说,双手一边动作,干枯的双手动作很慢,运行的轨迹也很奇特,“世间万物都会以特殊的方式来演绎这世间的改变,树木有年轮,星辰的星核当中也有星痕,人类与妖族原本是直接体现在外表,但随着咱们能够修炼,改变外貌是很简单的,还有像前辈您这样,以石髓封印,阻挡世间的侵袭,不过这些都是能看出来的。”。

老者双手猛人一震,在姬风与高九天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曲线,这种曲线很淡,几乎看不清,姬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曲线,又看了看高九天,他惊讶的发现高九天身上的曲线比自己多了无数倍,密密麻麻几乎将高九天遮蔽住。

“呵呵,这仅仅是时间之力的一种运用,几乎是没有任何用处。”老者说完双手一翻,曲线消失不见。

“我之所以现在不进去,也有我的原因,是在是不方便诉说,怎么样,这个交易你们做不做?”老者说道。

高九天思索一番说道“好!我答应你。你告诉我,那个宙石的位置。”。

老者说道“宙石的所在,就是时间之山的内部最核心的区域,那里有一条河,名叫时间长河,宙石就在时间长河的源头,切记,千万不要进入时间长河当中,如果不幸掉了进去,别说是你有玄武甲片,就算是玄武亲自到来也会消失在时间长河当中。”。

时间长河,这条河的名字很特殊,但却很应景,在时间的长河当中没有什么是永存的。

“那宙石如此珍贵,你就不怕我们得到了之后据为己有吗?”高九天问道。

“这个就是我下面要说的。”老者笑眯眯的说道“宙石虽然珍贵,但准确的来讲应该说是恐怖,那是时间之山当中凝聚的,拿着它,与身处时间之山没有什么两样,你们若是想要据为己有,那么你们的一切都会被他毁掉,所以我根本就不会担心。”老者说道。

高九天闻言便不再反驳,伸手说道“玄武甲片。”。

老者将玄武甲片抛了过来,两人单手接过甲片没有一点下沉,高九天实力高深,自然是不必说,而姬风的反应却是令老者微微惊讶。

姬风看到老者的眼神与表情说道“前辈不用惊讶,小子对身体的淬炼很是用心,这玄武甲片虽然沉,但却奈何不了我。”,开玩笑!姬风曾经可是身上带着整个凝练成巴掌大小的玄武甲,这一块残片自然是不在话下。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老者说道。

高九天不在理会老者,给了姬风一个眼神便走进了身前的那片区域。

两人已进入那里,便感到了一股狂暴的时间之力向自己扑来,手中的玄武甲片幽芒一闪,那股狂暴的气息便像是遇见了克星一般,向着身旁流走。

确定无恙之后,两人便急速向着里面急速狂奔而去。

外面的老者已然是保持着一副微笑的表情,但双眼却是闪烁着光芒,而且,他的眼睛看向的正是姬风。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这时间之山的内部,“他在里面!”高九天说道,而后加快了速度向里奔去。

时间之山内部的时间之力更加狂暴,即便是有着玄武甲片在手,两人依然感觉毛骨悚然,这种感觉仿已经置身于时间长河当中。

忽然时间之力突破了玄武甲片的防御,擦中了姬风的左手,姬风的左手瞬间变得血液干枯,化作了森然白骨,就在这时“嗡!”的一声,玄武甲片爆发出了一团黑芒,姬风的左手瞬间恢复。

“好恐怖!”姬风心中轻叹,仅仅是擦中了一点左手,就有如此恐怖的作用,另姬风心有余悸,不过能够感受这种的力量,也是不可多得的。

高九天看到了姬风的变化,问道“没事吧!”。

姬风摇摇头“前辈放心,没事。”。

高九天点头,两人再次前行。

很快便看到了一条清澈的河流,正是时间长河,这条河如其名,很长,之所以说它清澈,却不说它清澈见底,那是因为,透过时间之河根本就无法看到河底,能够看的只是无尽的深渊。

就在这一瞬间,姬风似乎有些恍惚,姬风看了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便移开了视线,因为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观察时间长河时候,而且这时间长河当中蕴含着更加深层次的时间之力,仔细去看,姬风怕是会深陷其中。

“在那里!”,高九天爆喝一声,速度激增爆射而去。

姬风放眼看去,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人盘坐在时间长河的边上,表情十分痛苦,双腿已经变得血肉干枯,只剩下一层皮附着在双腿之上,双手握着的玄武甲片光芒黯淡,眼看就要失去效果。

高九天飞身而上左手食指闪动着光芒,猛然点向男子的眉心,问道“告诉我,姜家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子的被高九天一点眉心,表情立刻变的不在狰狞,而是一脸的茫然,开口道“姜家..姜家...姜家被灭了。”。

姬风急忙开口道“你与当年的楚家有什么关系,现在的楚家又在什么地方。”。

“楚家...楚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楚家...他们是...他们是...”。说着,男子的表情便的极为痛苦。

“涉及到封印的内容了!”高九天说道,手指的光芒大放,“啪!”的一声血肉崩碎开来,而后迅速的换成了中指,继续点在了他的眉心之上“快!快问!”。

“他们是什么人,现在的楚家人又在哪里?又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了整件事。”姬风问道。

“所谓的楚家人是两波人组成,其中一波早就死了,另一波是屠神的热...”。

说到这“啪!”的又是一声,高九天的中指血肉瞬间崩碎,被他迅速的换上了无名指。

姬风急切的说道“那一波人是什么人,背后又是谁!快说!”。

“楚家..姜家人,背后的黑手是...”说到这,男子忽然表情一僵,而后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砰!”的一声头颅崩碎开来,震得高九天也是后退数步,脸色一阵潮红。

“看来那道封印是一个无上的存在施加的。”高九天说道。

姬风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心道,“果然跟我猜的没错,楚家人的确与屠神有关系,但是那被抹杀的一部分楚家人...他说了姜家人,是他没有说清楚,还是,那部分人就是姜家人?既然是杀了这一部分,为什么又留下了屠神的那一部分?这是为了什么?”。

姬风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姬风再次想到“是了,应该是为了掩人耳目,这样一来,就说的通了,那一部分是姜家人,而且他们知道背后的黑手是谁,至于屠神的人,极有可能有些事被蒙在鼓里,也就是说,就算是找到了屠神的那部分楚家人他们也不知道背后真正的黑手是谁!难道是楚家那位老祖的弟子?亦或是...就是那位老祖!”。

分析到这里,姬风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种想法有些天马星空,不过在姬风看来,排除了一切可能,剩下的那一个即便是再不可能也是事情的真相。

“如果说背后的黑手就是那位老祖,那么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是楚家的老祖,楚家的一切都是他的,没有任何理由设计灭掉自己的家族。”姬风想着。

“太乱了,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梳理,最起码现在看来,想要得到灭魔心经这个理由早已不攻自破了,那么不是为了功法,那是为了什么?为了人...为了谁?大哥的大伯?不对...不对,大哥的爹与他叔叔?也不对...姜家所有人都死了,若是为了他们,没有理由会杀了他们。碧落剑宗的人?也不对,他们的力量,姜家人是知道的,若是为了他们,可以直接去掳走他们当中的人,或是全部召回,他们没有将他们召回,就说明那个背后黑手的目的也不是他们,留在家里而且没死的人只有...大哥姜天!”.....税率上调背景在于国内面板项目的陆续上马:去年3月30日.

南通妇科专科医院
北京北城甲状腺中医医院王建
功能性消化不良调理
内蒙古治疗白癜风医院
产后淤血怎么办
运城白斑疯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